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移动电商 >

《扫黑·决战》:胜利来自类型片化而非标准大

    胜利来自类型片化而非标准大

    在疫情的影响下,2020年全球电影票房锐减。中海内地电影市场总票房仅收204.17亿,相比2019年降落了68.2%。但在全年休市178天的情形下,比拟寰球,这还算是一个绝对不错的成就(2020年度北美市场票房约占2019年的20.3%,全球市场约占2019年的20%-25%,中国约占2019年的31.8%)。其中,三大档期(暑期档、国庆档、贺岁档)就奉献了半数以上票房(共计约57.8%),充足体现了看电影的社会属性对行业复苏的重要性。

    在这样的背景下,“黄金档期”必定是片方必争之地。只管《古董局中局》《世间有她》等5部影片最终抉择退出,超10部新片的阵容还是将其变成史上最挤“五一档”。能够想见,五一之后的各个假期档,多半也会是这样“挤挤一堂”的局势。

    双刃剑的另一面,正由于假期票房包含了很强的社会属性,所以只有假期才有时光走进影院的这局部观众会对影片有更多“类型化”和“可看性”的等待。换句话说,能不能讲好一个故事将会是“假期花费型观众”权衡票价值不值的重要标准。这一点对于挤进档期的首部“扫黑除恶”专题片《扫黑·决战》来说,尤为重要。

    对一部主题明白的反黑片来说,《扫黑·决战》的剧情并不庞杂。接到干部举报,魏河县赵家村在拆迁改造过程中发生了暴力致村民逝世亡的严峻犯法事件,于是省政府派出扫黑除恶专案组进入地方调查,故事就缭绕四人专案小组与地方黑势力及其维护伞的生死较量开展。在组长宋一锐(姜武饰)的率领下,专案组顺着赵家村村霸赵氏父子,查到了调剂计划计划的规划局长齐飞宇,但就在案情刚有眉目时,齐飞宇却在专案组驻地跳楼自残了,且在办公室留下了500万赃款,这个数正好与赵氏父子交代的行贿数额吻合。显然,有人愿望专案组尽快结案走人。

    考察进程中,以宏远团体总经理孙志彪(金世佳饰)为首的处所黑权势和当地公安体系的勾搭简直是一条明线。当孙志彪面临进一步调查时,专案组受到了第二次要挟,介入改革工程集资的大众被人教唆与专案组产生了重大斗殴事件,造成不良网络舆论,专案组被迫临时分开,回省述职。就在此时,案情突然峰回路转,另一条暗线显现,正是此前始终以儒雅正义形象示人的县长曹志远(张颂文饰),他既是滨河集团总经理林巧儿(李倩饰)的情人,也是孙志彪同父异母的哥哥,而孙、曹二人的父亲正是原县委书记曹顺华。终极,曹氏父子只手遮天的“家天下”梦告破,魏河县老庶民也寻回了盼望。

    应当说,《扫黑·决战》是近年来主旋律电影类型片化的典范代表。从上世纪80年代提出“主旋律、娱乐片、艺术片”三分法的概念以来,“主旋律”从艺术层面的意识状态奋斗策略,到国度政策资金层面鼎力支撑的专项工程,再到新世纪以来与贸易片合流,阅历了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正是“国民电影”—“主旋律”—“主流大片”的谱系和主旋律美学的发展史告知咱们,并不情随事迁的实质化的主旋律美学可言,它是跟着人民感情构造和社会文明转型在一直调整的。

    当前主旋律电影的市场策略重要有两个方向:一是“大片化”(商业电影的主旋律化),如《红海举动》《湄公河行为》《紧迫救济》等,强调大投资大制作,尤其是大量殊效制作;一是“类型化”(主旋律电影的商业化),突涌现实题材和类型片话语策略的联合,《扫黑·决战》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更具体地说,这里的类型片化也包括了两条路径的影响。一是香港电影反腐片、警匪片的影响,如曹志远的正邪莫辨,孙志彪的黑帮形象,以及查案过程中的内鬼、追赶打斗等。尤其是在内地香港合拍片成为趋势之后,港片的美学“作风”也已经逐步北上改变为了制作层面的“策略”。因此《扫黑·决战》虽不是合拍片,但观众还是能从中感触到同类型题材港片的影子。

    另一条门路的影响则来自推理、悬疑等现实题材网剧的走红。片头出品方呈现“爱奇艺影业”时,不少观众在窃窃私语中豁然开朗,本来是爱奇艺啊。这也变相阐明了作为流媒体平台,爱奇艺这多少年在影视出品方面的成功。无论是关注事实题材仍是打造迷雾戏院,都为爱奇艺积聚了大批观众和口碑。详细到《扫黑·决战》中,爱奇艺作为全程参加制造的出品方,对影片的影像表白也发生主要影响。有的观众以为剪辑太快(尤其是暗线浮出水面之后),有的感到似乎在片子院看了一部电视剧的精髓剪辑版,这里的“速度感”,背地或者恰是网剧的叙事节奏跟剪辑逻辑。

    除此之外,《扫黑·决战》也进一步明确了主旋律美学的新情绪结构,那就是更强调展示处分与救命的“激感”,而不是以贡献与就义为底色的“伤感”。结尾处,宋一锐和孙志彪的决战,首先是脱胎于港式警匪片的正邪搏斗,这与传统主旋律叙事中,最终由警察系统整体收网有所不同。同时,这也是“激感”的典型出现,打斗越惨烈、抵触越剧烈,后果越震撼。见过《人民的名义》中整面墙的人民币之后,齐飞宇办公室的500万赃款就不算什么了,更震动的还是孙志彪在专案组被迫暂时回省述职的路上撒下的漫天纸钱,既是对国家监察系统的鄙弃,也是对宋一锐的报复。因而,当宋一锐打倒孙志彪,还要把冥币扔回他脸上时,正邪之战就被添上了重要的“复仇”一笔。

    这是《扫黑·决战》给观众提出的新问题,主旋律商业化在实现市场与票房任务的同时,如何实现感召和社会发动义务?最终的胜利是个人(团队)的胜利,还是轨制的胜利?是叙事的胜利,还是意识的成功?这也是这一题材类型片化的难点所在,一方面要遵守类型片的尺度和诉求,另一方面还要承载详细的社会感召功效,即电影中的“扫黑”如何作为现实中“扫黑”的社会心识浮现与社会正义设想。这也是内地主旋律应与港式警匪片的不同之处。

    从整体系作到演员表示,《扫黑·决战》应该说是及格的。演员张颂文在微博上宣布的7分钟无剧本“自白”,更成为额定彩蛋(该视频为张颂文为片中人物曹志远做的小传,与剧情无关)。另外,值得一提的还有片中的女性角色,既让观众看到了在全部权利资本系统中,女性如何被物化被把持被交流,始终处于被牺牲的底层,也为其在黑暗的牢笼中留下了一点点对抗的出口,惨死的杨蕊是独一敢反抗孙志彪的人,敢爱敢恨敢承当的林巧儿也比曹志远更英勇。

    “扫黑”的主题和内容的“尺度”是影片宣扬的重点,也是部门观众寻求的可看性所在。但事实上,审查和尺度并不是主旋律类型片化的门槛,也不该将其作为衡量一部电影是否“不轻易”的标准。良多时候,没有拍什么比拍了什么更重要,如何讲述故事也比讲了什么故事更重要。类型片化才是《扫黑·决战》取得成功的重要起因,它目前票房过亿,猜测总票房2亿。但同时也别忘了,适度追求类型片化,也许也会成为主旋律将来发展的窘境之一。

    十八爷